茶之妙味

(《吃茶去》雜志)

愛上喝茶,源于那次的西湖之行。

初到西湖,是個秋雨淅淅的雨夜,友人約我去西湖邊的茶室里品茗。雖然在網絡上早已是熟悉的朋友,但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。相對而坐,沒有沉默,我們的語言如連綿不絕的雨滴。窗外的西湖,水氣氤氳;杯中的茶升騰著一縷溫暖的香,輕裊而空明輕靈,不知不覺中醉了。我不知道是西湖醉了我,還是茶醉了我……

起身,泡一杯淡淡的綠茶。潔凈澄透的杯子放入幾芽碧嫩,向杯中緩緩倒入沸騰的水,葉片頓時在水中掙扎浮沉,交融暈染。水由澄澈漸漸變成了碧綠,茶由干枯漸漸舒展豐潤,終至相互浸透,結為一體。望著杯中的茶,心隨之生出一片綠意來。

在綠綠的水中投入幾粒枸杞或幾顆紅棗,看紅綠相映,猶如春天里的紅花綠葉,越發的讓人渴望探其美妙。輕呷一口,淡淡的苦中有柔柔的甜,仔細品味,便品出甘苦交疊的人生。

老公卻不怎么喜歡茶,他說“綠蟻新醅酒,紅泥小火爐”才是人生的一大溫馨幸事,我佩服飲酒男子的坦率,卻不想去品嘗那“玉液瓊漿”。酒終歸是濃烈的,若是女人酒后失態,總歸是件糗事。所以,我更醉心于飲茶。茶不會使人喪失理智,茶是優雅的、知性的。

喜歡喝茶的人,多有一種唯美情結,而品茶的人將茶上升到“道”的境界。“一飲滌昏寐,情來爽朗滿天地;再飲清我神,忽如飛雨灑輕塵;三飲便得道,何須苦心破煩惱。”茶中有道,道在茶味中。“無欲以觀其妙”,方能得茶之妙味。

陽光暖媚或細雨流光的下午,約三五知己,選靜靜的一隅,圍于小小的桌,推卻凡事紛擾,漫談閑情,如野鶴閑云般無憂無慮,談笑間盡情享受古人那“竹雨松風琴韻,煙茶梧月書聲”的閑情雅致。

然而,喝茶與品茶顯然是不同的,就算傲慢高潔如黛玉,在茶道上也被妙玉譏為俗人。

我愛茶,只是一種莫名的浪漫情愫罷了,不為茶道,只為一份平和與從容。

其實茶就是茶,它是一種寄托的載體,賦予它靈性,它就是日月精華;賦予它生活內容,它就是一種商品。

杯中的茶葉恢復了原有的生機,一縷清香彌漫開來,像極了我氤氳的思緒……

【摘自2016年第1期《吃茶去》雜志;作者:王舉芳(山東新泰)】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茶友網系信息發布平臺,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