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的生機

(《吃茶去》雜志)

偶遇了一處山間茶園。

出行,夜宿山腳下。第二天晨起,出門散步,順著山坡向上攀登。天剛黎明,山間的霧氣重,視線并不好,一心看著腳下的石階,濕滑,怕不小心摔了。感覺山道兩邊是一些低矮的灌木,空氣里彌漫著很清新的味道,植物芳香,讓人呼吸通暢,神清氣爽。走近了看,居然是茶樹。

一路上山,隨著霧氣散盡,視野開闊,一片片的茶園在山間鋪開,層層疊疊,像不斷涌來的海浪,浪花擦肩而過,打不濕衣衫,但感覺有蓬勃的生機與自己撞了滿懷。

平日里喜歡飲茶,也交了一些愛茶的朋友。茶從季節不同,產地不同,制作的工藝不同,乃至沏茶的水溫,飲茶的過程,茶的口感,再到飲茶的時間、茶具的分類,氣氛、環境的要求,均有極其嚴謹的學問在其中。愛茶人,喜歡侵潤于茶,恬淡、閑適,一壺清茶,三兩知己,飲得天高云淡,溫文儒雅,這是茶的文化。茶能載道,再有琴棋書畫作伴,自然能改變了一個人的氣質。

我飲茶,緣于多年來養成的挑燈夜讀的習慣。深夜安靜,不論季節,沏一杯清茶,茶香安神,讀書、寫字,都是一個人承受孤獨的時候,有茶作伴,是一種冷熱的關照。

鄉下的親戚里,有一位長輩,現在活到了100歲。子孫們總結他的長壽之道,發現日常起居,飲食習慣沒有什么兩樣,唯愛釅茶。物美價廉的紅茶,每天熬開了水,用日常的搪瓷杯子沖泡,一天從早喝到晚,日積月累,杯子內壁上結著厚厚的茶垢,也不清洗,遠遠地就能嗅到茶的沉香。至于他的長壽是不是和茶有關,起碼只要有茶可飲,老人愉快的神情,就像人間神仙。

這是日常生活里的茶,開門七件事,柴米生活,粗茶淡飯,有茶陪著,便是民間精神。

人說,“一日無茶則滯,三日無茶則病。”

茶,說白了,萃取的是茶的生機。愛茶人,不論用什么樣的方式與茶交流,從心境到身體,都是一種快樂的開放與歲月融會貫通。飲茶人,無論把茶飲到那種境界,最終都回歸到對當下生活的熱愛。

現在不是采茶最好的季節,隨手摘下一片含在嘴里,一種干凈飽滿的清苦味,似有跳躍在舌尖上的活潑。若是早春,萌萌嫩芽,是寒意里一種生命力的呈現,從墨綠的茶樹上,開始透出碧綠碧綠的春色。像落在畫布上的筆尖,一點、兩點,點點綠意,茶染春山。

【摘自2016年第1期《吃茶去》雜志;作者:劉東華(山東魚臺)】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茶友網系信息發布平臺,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