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州法語“吃茶去”在日本的傳播和影響

(《吃茶去》雜志)日本最早記錄“吃茶去”公案的大概是道元(1200-1253)的《正法眼藏》。《正法眼藏》是道元講經說法的論集,是日本曹洞宗最重要的經典。原著共95卷,是日文和漢文交錯的文體,其《家常》篇曰:

趙州真際大師,問新到僧曰:“曾到此間否?“僧曰:“曾到。“ 師曰:”吃茶去!”又問一僧:”曾到此間否?“僧曰:”不曾到。“師曰:”吃茶去!”院主問師:”為甚曾到此間也吃茶去,不曾到此間也吃茶去?“師召院主,主應諾。師曰:“吃茶去!”

這段公案中,趙州從諗禪師說了三次“吃茶去”,故又稱“趙州三吃茶”,也稱“趙州吃茶去”,在日本禪界、茶道界流傳十分廣泛。

但是,對“吃茶去”三字的解釋,歷來有較大的分歧。意見的分歧主要表現在對“去”字的理解上。我們不妨比較一下幾部較有權威的辭典的解釋。

《角川茶道大事典》(角川書店出版)和《茶席禪語大辭典》(淡交社)認為,“吃茶去”的“去”是加強語氣的助詞,沒有意義。《原色茶道大辭典》(淡交社)也認為,“去”是構成命令形的助詞,因此“吃茶去”就是“お茶を召し上がれ”,即中文“請用茶”之義。

《禪語辭典》(思文閣出版)等辭典把“吃茶去”的“去”解釋為“ 離開” 的意思,因此把“吃茶去”三字解釋為“お茶を飲んで去れ”,意即“吃了茶退下吧”。也有人把“吃茶去”解釋為“お茶でも飲んで行け”,相當于中文的“吃了茶去吧”。

松村明編《大辭林》第三版(三省堂出版)則把“吃茶去”解釋為“お茶でも飲みに行け”,譯成漢語應是“去吃吃茶啥的吧”。顯然,這種解釋比較符合中文的原義。

這里的不同解釋,存在吃茶場所的問題。按照前邊兩種解釋,說話和喝茶可以在同一地點。而若按《大辭林》的解釋,說話的地方和喝茶的地方應該不在同一地點才講得通。究竟趙州和尚要人何處“吃茶去”,成了許多日本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個問題。因此,日本茶道文化學會會長倉澤行洋先生在拜訪柏林寺拜見凈慧法師時,提的第一個問題就是“關于‘吃茶去’,是指兩位新到的在現場品茶,還是說到另外一個茶寮去品茶。”(見《禪》2004年第五期)凈慧法師的回答也頗有禪意:“來和去并不一定代表空間的轉移,而是代表一種心態的轉換,從分別心轉到無分別心上來。”凈慧法師的回答讓倉澤先生非常滿意。在我們中國人看來“吃茶去”三字本身并無難解之處,但倉澤先生卻說為這三字“曾經多少年來苦于不能理解”,究其原因就是因為日本人歷來對“吃茶去”的“去”字存在不同解釋的緣故。

(圖注:京都的茶飲店“吃茶去 京極”,是日本煎茶道二條流的教學點)

日本人對“吃茶去”字面的解釋雖有分歧,但對“吃茶去”公案的禪意的理解卻基本上是一致的。例如《茶席禪語大辭典》解釋說,趙州和尚說的“此間”,字面上好像是指趙州所在的場所,但實際上是指一種“覺悟的境界”。趙州和尚對已到這種境界的和未到這種境界的都同樣說“吃茶去”,體現的是趙州和尚不分貧富貴賤、圣俗賢愚,都一視同仁的“平常心”,蘊含的是“日常即佛法”的禪機。“吃茶去”的這種精神在日本產生了十分深遠的影響。

(圖注:靜岡縣掛川城二丸茶室,是市民茶道活動的場所)

日本的茶道家認為,千利休的茶道思想和“吃茶去”的精神有著一脈相承的關系。日本茶道圣典《南方錄》云:“須知所謂茶湯,無非就是煮水、點茶、飲茶而已。”千利休的這種茶道思想被認為“恐可合乎趙州之意味”。因此,日本茶室內經常用“吃茶去”三字作為“一行物”掛軸的禪語。比較有名的有京都大德寺聚光院所藏的臨濟宗禪僧傳外宗左(1608-1675)所書的“吃茶去”掛軸。尤其是煎茶道,不僅有在茶室內掛“吃茶去”掛軸的,還有在門口掛“吃茶去”小匾額的。京都宇治黃檗宗萬福寺內的有聲軒是全日本煎茶道聯盟的茶室,門上小匾額的“吃茶去”三字是黃檗山第21代管長中村弘道所書;大阪府吹田市中西大莊園內的煎茶室拱形門上的“吃茶去”小匾額則是黃檗山第54代管長林文照的墨寶。“吃茶去”似乎成了日本煎茶道的一張名片。

(圖注:黃檗山萬福寺有聲軒是全日本煎茶道聯盟專屬茶室)

“吃茶去”法語在日本的影響不僅表現在茶道界,還涉及到各種行業。一些茶飲咖啡館的店名往往會冠以“吃茶去”三字。例如東京日本橋人形町有個咖啡館名叫“吃茶去快生軒”,店里店外多處掛有刻寫著“吃茶去”字畫或小牌匾。著名推理小說家東野圭吾在小說《新參者》中寫到了一個名為“吃茶去”的咖啡館,根據該小說改編的電視劇曾在這里取景拍攝,使這家創業于大正八年(1919)的老字號咖啡館進入了全國的視野。東京車站的“吃茶去萬歷龍呼堂”是一家日本料理店。新潟縣有家食品公司生產的羊羹被取名為“禪味吃茶去”。有的陶藝作坊、和服沙龍也取名為“吃茶去”。岡山縣有個瑜伽道場叫“吃茶去”,還有個為殘障人士服務的機構也以“吃茶去”冠名;琦玉縣某高中同窗會以《吃茶去》為其會刊的刊名。“吃茶去”的影響遠遠超出了茶飲的范圍。

經歷過經濟高度發展、物質極其豐富而精神相對貧乏的社會病折磨的日本人,在痛苦的探索中找到了一個解決問題的法寶----“吃茶去”。這和事實上喝不喝茶沒有關系。在許多日本人的心目中,趙州法語“吃茶去”代表了一種平常心的生活態度和slow life(慢生活)的生活方式,他們把成為生活禪的實踐者作為自己的生活理念和人生目標。把“吃茶去”三字用于店名、刊名和食品名等看似和修禪、飲茶無關的各種名稱,正是他們倡導生活禪、追求趙州法語“吃茶去”的崇高境界的一種表達方式。

【摘自2016年第1期《吃茶去》雜志;作者:曹建南(上海)】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茶友網系信息發布平臺,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